中國肉類需求飆升帶動全球牛肉、豬肉和禽肉大

 行業新聞     |      2019-10-09 17:16

       中國正在全球大舉購買肉類食品,以填補巨大的國內供應缺口。這推動全球牛肉、豬肉和禽肉價格上漲。
 
  中國爆發的豬瘟疫情波及全國養豬產業,生豬養殖減少了逾三分之一,國內肉類買家因此加大了購買力度。中國生豬存欄量為全球最大。國內豬肉價格大漲,中國肉類進口應聲增加,這消耗了全球供應,對全球經濟帶來影響。
 
  巴西對中國的禽肉出口較上年同期大增31%,雞胸、雞大腿和雞小腿零售價格上漲約16%。歐洲消費者支付的豬肉價格平均上漲5%,因為更多的當地產肉類銷往中國。澳大利亞食雜店的羊肉價格大漲14%,新西蘭碎牛肉價格觸及紀錄高位。
 
  中國在全球購買肉類食品之際,在人口約2.7萬的英國小鎮梅爾頓莫布雷(Melton Mowbray),當地特產油酥豬肉餡餅的價格正上漲。英國農業和園藝發展委員會(Agriculture and Horticulture Development Board) 9月表示,中國的需求推動英國生豬價格升至2017年11月以來最高點。該委員會由農戶出資支持。
 
  在梅爾頓莫布雷,面包店Dickinson & Morris用未加工英國豬肉餡料制成的派單價已經上漲10%-15%,至3.99英鎊(合4.98美元),以抵消批發肉價上漲26%的沖擊。
 
  該公司董事總經理哈勒姆(Stephen Hallam)稱,現在沒有充足的豬肉可用。該公司各門店每周銷售約4,000個豬肉派,并將其分銷給其他零售商。
 
  中國掀起的肉類采購狂潮是該國一年來努力控制致命性非洲豬瘟病毒傳播的結果,這種病毒已導致許多農戶宰殺豬群并停止繁育新豬。中國現在面臨著歷史上少有的豬肉短缺,同時中國仍身處與美國的貿易戰中。在數輪針鋒相對的關稅交鋒之后,美國對中國的食品和農產品出口已大幅下降。
 
  美國國內消費者截至目前還沒有感受到中國肉類采購對物價的太多影響,但這種情況可能很快就會發生改變。截止本月,12月交貨的美國瘦肉豬期貨價格上漲了4.5%,此前中國官員表示,中國可免除美國豬肉和其他一些農產品的懲罰性關稅,盡管特朗普總統上周五表示,美國不需要在2020年大選前完成與中國的貿易協議。
 
  過去一年,由于歐洲和南美的競爭對手爭相滿足中國的豬肉需求,許多美國的肉類公司密切關注形勢發展。泰森食品有限公司(Tyson Foods Inc。TSN)、Smithfield Foods(SFD) 及Sanderson Farms Inc?!?SAFM)的高管表示,預計將因較高的價格而受益,因為中國不斷增長的進口導致全球肉類供應減少。
 
  泰森食品首席執行長懷特(Noel White)在9月的一個投資者大會上稱,從全球角度看,任何時候一旦有大量的蛋白質損失,那就會對價格產生影響。
 
  中國一年的豬肉消費量達到1,220億磅,主要用于包餃子、做肉丸和炒菜等。以前,絕大多數豬肉都是在國內采購。分析師目前預測,非洲豬瘟將使中國2019年的豬肉產量減少最多達357億磅,這幾乎是去年國際豬肉貿易量的兩倍。
 
  由于國內豬肉價格漲幅高達50%,中國政府官員采取了一些舉措來定量供應豬肉,或是鼓勵人們改買雞肉及其它肉類。
 
  5月至7月期間,中國的豬肉、雞肉、牛肉和羊肉進口總額躍升近70%,超過了50億美元,全球肉類價格隨之上漲。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全球肉類價格指數今年上漲了10%,升至自2015年初以來的最高水平。該指數衡量牛肉、羊肉、豬肉和家禽肉的價格變動。
 
  巴西農業、畜牧業和供應部的數據顯示,中國官員最近批準了巴西另外25家肉類加工廠向中國出口肉類,使巴西獲得出口認證的肉類加工廠數量增加至89家,包括一家驢肉加工廠。
 
  巴西最大的肉類加工商和家禽出口商之一BRF SA正將豬肉和雞肉的出口能力提高約30%,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滿足中國的需求同時保證本
 
  前所未見的挑戰:美國農戶談對華關稅戰的影響
 
  美中貿易戰讓美國農業承壓——從2017年到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大豆、豬肉、牛奶和其他產品的總額銳減了100多億美元。今年上半年,中國的這一進口額較2018年同期再降20%。中國市場對美國農戶來說有多重要?他們如何評價政府的對華政策?他們是否有能力應對挑戰?《華爾街日報》的Jason Bellini采訪了來自受沖擊最嚴重的玉米、牛肉、大豆和乳制品行業的幾位農場主。
 
  BRF國際副總裁羅納(Patricio Rohner)稱,中國進口商期望購買的肉類數量是通常購買量的三倍。他表示,這導致巴西消費者正在為雞肉支付更高價格,而且價格可能進一步上漲。
 
  在鄰國阿根廷,許多人是吃牛肉的,但隨著價格飆升,一些當地人不再吃牛肉。行業數據顯示,在通貨膨脹和對中國出口飆升的雙重作用下,牛排價格較上年同期上漲51%。今年阿根廷對中國的牛肉出貨量增加了一倍多,禽肉出貨量增長68%。
 
  Café Anselmo是位于布宜諾斯艾利斯歷史街區圣特爾莫的一家餐廳。該餐廳的經理奧羅斯科(Amorina Orosco)稱,沙朗牛排和炸牛排的菜單價格比年初高出五分之一。她表示,一些居民減少了肉類的購買,“我們都預計價格會上漲”。
 
  西班牙最大豬肉公司之一的ElPozo Alimentacion SA正在決定將多少豬肉供應給國內市場、將多少出口給中國——向中國出口可以賺更多錢。ElPozo亞洲地區銷售主管希金(John Hickin)稱,在西班牙,甚至豬蹄等更便宜的分割肉也正在從當地市場上消失,因為它們能在中國賣出高得多的價格。
 
  貿易公司Samex Australian Meat Co。的出口經理林克(Simon Linke)說,目前,中國買家在鎖定來自澳大利亞的肉品供應方面勝過美國和中東的進口商。
 
  在澳大利亞北悉尼,Tender Gourmet Butchery正體會中國肉類需求所帶來的影響。門店經理伯根(Ron Bergan)說,羊肉已經變得非常昂貴,該店無法在不損失銷售額的情況下將所有成本增幅轉嫁給顧客。
 
  他說,該店利潤正在下滑。眼下他以每磅20.29美元左右的價格出售羊排,比一年前漲價約10%。
 
  伯根說:“在肉類行業沒有任何事是輕松簡單的。”他指出,由于乾旱導致澳大利亞牛羊存欄量下降,國內供應已經變得緊張。